close
王健壯/等待國民黨再起就像等待果陀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1-31 02:25 聯合報 王健壯(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政黨因敗選而失去政權,乃政黨政治常態;政黨因改革而再起,並且重獲選民支持執政,也是民主政治習以為常之事。

以美國為例。從一八六八年至一九三二年,六十四年內共選過十六次總統,但民主黨祇贏了四次,其中克里夫蘭兩次,威爾遜兩次,共和黨當了四十八年的白宮主人。直到一九三二年,小羅斯福才打破共和黨長期一黨獨大的局面,當年選舉也被定位為重組美國政黨政治的關鍵選舉。

一九三二年後至今八十多年,除小羅斯福因二戰特別因素當了十二年總統外,驢子與大象每隔四年或八年就輪流入主白宮,唯一例外是共和黨從一九八○年到九二年,連續三次贏得總統選舉;而打破共和黨執政長達十二年紀錄的人是柯林頓。

再以英國為例。保守黨與工黨幾乎每隔幾年就換黨執政,唯一的例外是一九七九年到一九九七年,唐寧街十號一直由保守黨當家作主;而打破保守黨執政長達十八年紀錄的人是布萊爾。

布萊爾與柯林頓所以能打敗對手政黨,雖然有個人條件因素,但關鍵卻是他們所屬政黨在失去政權的在野期間,能夠發奮徹底改造政黨體質。工黨與民主黨雖然都是政黨理念代代相傳的老牌政黨,但柯林頓與布萊爾最後卻是以「新民主黨」與「新工黨」的招牌,重新喚回選民歸隊。

新工黨與新民主黨走的改革路線也一樣。在政黨理念上,放棄僵化的教條主義,擷取對手政黨理念而改採融合主義。在改造政黨體質手段上,則是借重知識階層的論述替政黨重修政綱。例如,民主黨在八○年代「雷根主義」壓倒一切時,由佛羅姆(Al From)創立的「民主黨領導委員會」就扮演了改造角色。九○年代「柴契爾主義」餘威猶存時,工黨領導人師法紀登斯的理論,走出了一條融合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第三條路」。可以這樣形容:知識階層的論述,替民主黨與工黨換了一條脊椎骨,而這條新的脊椎骨,讓這兩個已癱瘓多年的政黨重新站了起來。

另外,共和黨的再起,也與知識階層的介入有關。一九九二年,柯林頓終結「雷根主義」狂潮後,新保守主義理論健將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立即發起一項名為「共和黨未來方案」的運動,替保守派尋找後雷根時代的新教義。這項改造運動在短短兩年後就看到顯著成果:共和黨在九四年國會改選後變成參眾兩院多數黨。

回頭看台灣政黨。民進黨能在這兩年內再起,並且取得完全執政權力,原因與政黨本身改造無關,而與國民黨施政引發公民社會反彈有關。而公民社會之所以反彈國民黨,關鍵在於這個黨的領導階層,至今仍停留在戰後世代的思維層面,他們與八○或九○後的新世代,好像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以至於在政治社會與公民社會之間形成了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國民黨這次敗選就是跌進了這道像深淵一樣的鴻溝。

但國民黨知道敗選關鍵嗎?知道如何再起嗎?從這兩周國民黨的表現來看,答案都是否定的;國民黨好像輸傻了也輸呆了,輸到竟然不知已面臨亡黨危機,輸到舉黨上下見了棺材仍不流淚,輸到仍然不忘在屍體上內鬥,遑論會像英美政黨那樣,在敗選後立即啟動改黨救黨工程。

也難怪有人譏諷:等待國民黨再起,就像等待果陀一樣,連影子都不可能見到。(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