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人民幣供應鏈成形 台灣機會來了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5-11-26 01:42 聯合報 陳望博/金融顧問(新北市)

人民幣能否加入國際貨幣基金(IMF)特別提款權(SDR)一籃子貨幣,到了最後階段;IMF如將人民幣納入SDR,對未來台灣及全球金融市場有何影響?

觀察人民幣加入SDR後,中國政府將把重心放在人民幣價格調控,如收斂在岸人民幣與離岸人民幣價格,換取人民幣在全球市場無套利交易;人民幣在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包括盤大、盤活、盤深人民幣存量;向全球輸出人民幣,如海外市場發行人民幣債券,增加人民幣債務;積極參與全球股權市場投資,在兆億級產業,例如金融業、科技(互聯網)業、IC電子業的資金投放,紫光併購策略及投資聯發科就是一例。

原物料價格、進出口貿易與服務,以人民幣計價支付,成為主權國家利率及匯率價格制定的風險因子,如海外人民幣金融產品設計,以增加持有人民幣價值;主權國家及金融市場簽訂雙邊人民幣互換協議,增加人民幣的流動性,帶動當地人民幣資產交易以及資產管理業務發展;制定遊戲規則取代合作參與區域經濟組織,如亞投行與一帶一路海陸絲綢之路的分進合擊。

中國貨幣戰略夾帶政治影響力,人民幣供應鏈真實目的就是控制。

一九八○年日本第一,二千年左右的歐盟區,○八年美國次貸危機,都無法撼動美元霸主地位,美國聯準會在金融市場無限量印製美元,其金融體系成為金融危機的避險天堂,債券成為主權國家外匯儲備的安全資產。美元主導了國際貨幣體系中所有物資與避險報價,金融專家一次又一次的升息預測落空,聯準會主席葉倫狼來了的戲碼,不費吹灰之力的金融戰爭,美元指數破百,石油價格打趴到四十元,這是美國半個世紀以來控制金融市場的成功典範,中國政府會複製模仿!

二○一五年中國人行的四次降準、五次降息,人民幣供給過剩,境內資本市場無法消化寬鬆貨幣量,導致大量資金流入估值過高的金融資產;中國銀行業信貸業務同期比例下降,銀行對企業風險違約的保守因應,資產(本)市場與投資遠遠超出貨幣政策寬鬆的矛盾,境內人民幣供應鏈面臨的最大的障礙是資產荒。

中國政府會怎麼做?GDP保六.五%的習近平防線,緊盯美元以美元升值趨勢擴大人民幣升值的全球外匯準備比重與人民幣的流動性,人民幣供應鏈將對全球大舉輸出資本及人民幣,擴大經常帳中的服務業比重,另一面外匯準備與貿易順差的優勢,對外擴大金融帳收支,以取得人民幣在全球經濟以及金融市場的使用比重。

人民幣需求、投資及資本輸出,人民幣供應鏈成為一個新常態,台灣應把握良機,設計人民幣金融產品與服務,成為實質的離岸人民幣市場,打包價值資產、調整股權結構,接納引進人民幣資金,以獲取中國資源與市場保證,融入人民幣供應鏈。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