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劉憶如/美國稅改政策評估
2018-01-29 23:48聯合報 劉憶如
美國總統川普。 (路透)
美國總統川普。 (路透)
美國三十一年來最大規模的稅改,在一個多月前通過,並自今年起實施;預計未來十年的減稅金額為二兆五千億美元,且將造成一兆五千億美元的財政缺口。美國總統川普及共和黨所期待的稅改效益,當然是吸引企業及資金至(回)美投資;創造美國的就業提高薪資,並經由投資及消費的增加去帶動經濟成長;更期待最後藉此達到川普選舉時的主訴求:「讓美國再度偉大」,以及「讓大家都變成有錢人」。

這次川普減稅方案最受外界矚目的,是美國企業所得稅永久性的大幅調降,自原本的百分之三十五下調至百分之二十一。減稅雖能吸引投資,但效果卻可能打折;因為許多企業的有效稅率本來就不是百分之三十五,甚至本來就低於降稅後的百分之二十一;因此減稅不會吸引這些企業增加投資。而且,稅率的高低雖然是企業全球布局的重要考量,但卻不是唯一。其他例如基礎設施、工資及生產力高低、產業鏈聚集、還有市場的距離遠近等等,都扮演關鍵角色。因此,減稅是否足以吸引國際企業的重新布局,也不無疑問。更何況,為因應美國降稅,其他許多國家也紛紛制定競爭性的減稅措施;種種這些,都會讓川普的企業降稅效果受到抑制。

另外,此次稅改也對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匯回減稅及免稅。這個政策可能不容易像二○○四年小布希總統的「本土投資法案」一般,吸引大量海外資金回流、帶來強勁的美元升值。這是因為現在美國許多企業,都已在全球免稅天堂進行各種避稅安排,所以即使有近三兆美元的海外利潤,最終能有多少資金因降稅而回流,仍有待觀察。更關鍵的,即使資金回流,是否會增加實質投資?或是主要將進行併購、購買庫藏股、增加股東分紅、更或投入不斷創新高的美國股市?

企業減稅之外,個人所得稅維持原來的七個級距,但亦全面調降。美國消費佔GDP比重高達七成;消費的增加當然能帶動經濟成長。但此次稅改傾向照顧有錢人,例如三分之二的減稅額度落在最富有的百分之二十的人手上;又例如所得最高的百分之一的人,今年所得稅可以少繳五萬元美金,但中產階級則僅能少繳九百元美金;這樣的減稅結構除了造成所得分配更加惡化之外,更因為富人邊際消費傾向較低,所以整體消費支出可能不增反減,不利經濟成長。

最後,將此次川普稅改與三十年前雷根稅改相對照,可看見完全不同的時空背景:(一)當時利率自高點下滑;現在卻是利率自低點回升。在利率走升階段減稅,將助長利率上揚,進而抵銷減稅效果。(二)當時是失業率接近百分之十、總需求不足的經濟停滯;現在則是失業率僅為百分之四、接近充分就業的狀況。愈是充分就業,減稅政策愈可能只是帶來通膨,而無法創造實質經濟成長。(三)當時美國政府總負債餘額占GDP百分之三十;現在卻已超過百分之百;因此,雖然川普減稅政策短期內效益可期,但若沒有極為亮麗的稅收成長去彌補財政缺口,美國未來的問題可就大了。

(作者為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