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報黑白集/當雄檢挑戰雄院

雄檢讓陳慶男父子各以八百萬、五百萬交保,對於高雄地院讓簡良鑑以三百萬交保卻大表不...
雄檢讓陳慶男父子各以八百萬、五百萬交保,對於高雄地院讓簡良鑑以三百萬交保卻大表不滿;圖為陳慶男被雄檢傳喚。本報資料照
司改國是會議八月間才落幕,但所有改革大話似乎迅即被忘得精光。事實上,就算某些部門還在默默地推,恐怕也對司法體系的不中立感到無可奈何。這點,看高雄地檢署偵辦慶富案,即一目了然。
日前慶富錄音檔曝光後,雄檢忙不迭地發布新聞稿,指陳偉志所稱「去總統府溝通後,軍方錢就下來了」,是「浮誇之詞」。未料兩小時後,總統府即證實陳偉志確曾入府會見黃志芳。雄檢護航失利臉上無光,竟又畫蛇添足說,這段情節陳偉志曾向檢方交代。兩小時前後,雄檢踐踏了兩項原則:一是公然說謊,二是違反了偵辦中案情不公開的原則。

但是,雄檢並未因此轉趨謹慎,同一天更大動作向高雄地院提出抗告,要求收押慶富前執行長簡良鑑。眾所皆知,簡良鑑只是陳慶男父子的「白手套」,雙方早已鬧翻拆夥。而雄檢不僅把「白手套」從證人變被告,還把他當成主謀來辦;相對的,對手套底下那隻「手」反而百般寬貸。

雄檢先前讓陳慶男父子分別以八百萬、五百萬交保,對於高雄地院讓簡良鑑以三百萬交保卻大表不滿,認為非收押不可。這就令人不解:詐貸案獲益者當然是陳慶男父子,為何認定簡良鑑是首謀?大家等著看,今天雄院會不會受雄檢之脅。

蔡氏司改最讓人難以信服的正是這點。司法人員的立場與心證時時受政治的牽引,或被立場認知所迷惑;但因此而受益的執政者,誰會出聲喝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