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筆記/致 我們的青春和偏鄉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8-02 03:09 聯合報 沈珮君


「我也是鄉下長大的」,聯合報系「逆轉騎士」紀錄片首映會後,很多出席貴賓紅了眼睛,這些中壯年菁英幾乎都來自偏鄉。我們,各在不同崗位,但是,不論族群,驚人的相似,兄弟姊妹一樣,有共同的集體記憶。

我們,戰後嬰兒潮,在農村誕生,在麻雀站滿電線桿的天際線下長大,抓蟬、抓蛙、自製彈弓和竹槍,雖沒錢買玩具,但也自得其樂。

經濟起飛時,家庭即工廠,小小年紀也幫父母作代工;出國念書時,傾全家之力加借貸,才能湊一張機票,到達異國就開始端盤子打工,一周通不了一封家書,因為郵費太貴,更別說打一通國際電話了。

當年,台灣是世界的「偏鄉」。直到我們GDP連續十年成長十趴以上,他們說我們是「奇蹟」,叫我們「四小龍」,台灣終於像小巨人站上世界舞台。

現在,台灣又往世界邊緣滑落,我們這些在偏鄉長大的孩子,怕她又變偏鄉。我們在偏鄉孩子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我們想幫過去的自己一點忙,想幫現在的台灣培養未來的人。

去年底,龍應台到偏鄉教了一次作文,那堂課實在經典。她先播放一段影片,逗引孩子觀察、思考,然後才是如何以文辭「達意」、「傳播」、「溝通」;最後,她以另一則影片跟孩子討論,當大家得到「共識」後,她揭發真相,原來以為眼見為憑、正確的,其實是電腦特效偽造的。這給孩子的震撼教育,豈是區區一堂作文課,它將像種子一樣,在孩子心田發芽、生長,無比珍貴。

龍應台在窮鄉長大,她選擇在偏鄉給孩子上這樣一堂課,並感謝邀請她去偏鄉的單位。來自哪裡,回歸哪裡,這是美麗的圓。

「偏鄉」不僅是地理上的,因為在都會區也有某種形式的偏鄉孩子,他們經濟或家庭資源不足;它也可能是心理上的,「心遠地自偏」,很多孩子在人群裡是荒涼、寂寞的,他們可能因成績、家庭,長期受老師、同學、鄰居霸凌。若沒有任何「地心引力」拉住,他們將像宇宙中無數無名的星星,或漂流或橫衝直撞,輕則自生自滅,重則「彗星撞地球」,自毀毀人,多少隨機殺人案,是這樣孤單的靈魂悲劇。

我們來自偏鄉,並同心同力,把台灣逆轉成不是偏鄉,但台灣仍然到處有偏鄉。「逆轉騎士」紀錄片讓我們看到過去的自己、現在的孩子,我們也可像「逆轉聯盟」那群人,成為幫助孩子逆轉命運的那雙手。孩子當然必須自己去走那長路,但適時的推一把,或一個擁抱,讓他們知道自己不孤單。他們將信任這個社會。

「逆轉騎士」單車環島,又有一群新的小騎士在昨天「載夢出發」,若在路上看見,請為他們喝采、加油。他們是未來的台灣。

偏鄉﹒紀錄片﹒環島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