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經濟/全球經濟的LV危機與契機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7-28 03:35 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現在,或許是適當時候把「後金融海嘯時代」的全球經濟型態做個定性與分析了。一言以蔽之,就是L加V;而其中,既有巨大的危機也有巨大的契機。

2008年9月金融海嘯爆發,所幸在歐美發達國家採取量化寬鬆(QE)等非常手段下穩住了危急形勢。當時,全球經濟學家對經濟進一步的走勢看法相當分歧,有樂觀的「V」,有略為保守但基本樂觀的「U」,有不確定的「W」,當然也有悲觀的「L」。我們的看法卻與眾不同,當時即指出,或許是一個類似名牌包商標的LV。

當時之所以會作出如此判斷,得從兩個角度來看。L,指的是實體經濟,由於實體經濟的需求太過於疲弱,在可預見的將來難見起色,所以是個L;V,指的是資產市場,由於主要經濟體美、歐、日及中國,均大印特印鈔票,但這些超額流動性基本不流入需求太弱的實體經濟,只能流向股、匯、債、房等資產市場,形成一波又一波的資產價格飆升,所以是個V。八年過去了,現在看來,果不出所料,大致不差。

形勢發展至此,有兩個問題迎面而來:一、全球如此史無前例的流動性大氾濫難道竟然可以不發生問題?如果會發生,是什麼危機?二、L型的全球經濟難道就這樣一路下去?何時、什麼情況下會出現翹尾?這個「後金融海嘯時代」的兩大懸念,看似兩個性質不同的問題,但卻彼此存在著連動關係。

先談前者。全球主要經濟體一再QE,從問題邏輯看實有不得不的苦衷,因為一旦停了,問題也就可能「提前」爆發了。當前全球流動性超級大氾濫之所以還未爆發超級通膨,是因為它們(流動性)只在資產市場中打轉,如果有一天資產大泡沫破了,那麼這些流動性就只能流進現在還吸引不了它們的實體經濟了,屆時,就是超級通膨來臨的時候了。這樣的危機看來已無法避免,因為能量蓄積已大,而且還在持續蓄積之中。理論上,唯一能夠延遲此一危機,或在延遲中逐步「消化」此一危機的契機,就要看全球的L型經濟會不會翹尾,何時翹尾?

全球L型經濟形成的背景主要是三個「化」:貧富惡化、人口老化、去泡沫化。這三個「化」,共同導致了全球需求的疲弱。三者之中,只有第三個「去泡沫化」也許是一個「階段性」的現象,前兩者,不但是個全球範圍的,而且還是結構性、根本性的趨勢,所以,要L翹尾並不容易,唯一的可能要看會不會有新而巨大的需求出現。

從理論了解,新的需求可以來自:一、自然性需求,如人口自然增長而產生的需求;二、矯正性需求,如針對環保及全球暖化而增加的綠色投資;三、創新性需求,新技術產品所誘發;四、破壞性需求,如戰爭引發的軍工產業及重建需求;五、改革性需求,因體制改革優化而釋放出來的潛在需求。這五類需求,前三者,或因人口老化,或因可遇不可求原因,均難寄以高度期待,第四種需求雖然很大,卻是大家避之唯恐不急。所以唯一可以期待並受歡迎的,應是第五種「改革性需求」,然而必須指出的是,「改革性需求」基本上並不存在於已開發國家,因為已開發國家的體制已臻完善,已無太多改革必要及空間。「改革性需求」主要存在於開發中國家,尤其是作為全球最大開發中國家的中國。

中國大陸過去38年來年均接近10%的成長率,主要來自體制改革所釋放出來的巨大能量,但即便如此,當前13億人口的巨大需求潛力仍遠遠尚未開發出來,有待從體制改革的「深化」(經濟體制)及「全面」(社會與政治體制)進一步著力,將其釋放出來。

從這個角度理解,當前中國及全球的L型經濟能否翹尾,很大程度上繫於中國的改革進程與表現;同樣的,全球經濟會不會出現V型泡沫破滅後爆發的新危機,很大程度上也要看中國的改革進程與表現。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