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你看見的,與看不見的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6-23 02:47 聯合報 蔡惠萍

休假時,我喜歡往萬華跑,老社區窩藏了許多好滋味;但除了小吃,來到這地方,常令人有跌入另一時空之感。

從捷運手扶梯冒出地面,便會一腳踏進艋舺公園,偌大公園沒什麼樹蔭,卻總人聲鼎沸。公園長椅上聚集了下棋、觀棋的中老年人,一隅常有冬天賣湯麵、夏天賣綠豆湯/仙草/切片西瓜,隨著季節變化的簡陋小攤(推)車,價格約莫是台北廿年前的物價水準。常有人端著台北小攤已少使用的保麗龍碗晃溢著湯湯水水,或站或坐或蹲稀哩呼嚕地吃將起來。那種自在又生猛的氛圍,常讓我佇足。

這公園裡,有很多眼神難以對焦的人,或一身髒汙倚靠著牆邊柱旁,身旁常有錯落堆疊的家當。一捆捆捲好棉被一個挨著一個「立正站好」,前一晚,它才包裹一個個以天為蓋地為廬的流浪身軀,等待夜晚再次被展開,鋪疊著黑夜的公園。

萬華與街友,長久來被畫上等號,這當中有歷史的淵源,也有社會的變遷。對居民而言,那是一個暗黑的存在—所以才有議員說要用水驅散,或用探照燈照射干擾他們。

街友的組成,可能因年長、精神疾病,當然也一定會有「要吃不討賺」者;更不乏每有一波金融海嘯打來,便墜落在層層社會福利保護網外的經濟型街友。

有些街友最近從艋舺公園「搬家」到商圈騎樓,讓住戶感到困擾,當地里民組成巡守隊,執行八天的「勸離街友」行動。街友的長期聚集,是當地居民心中的痛;但一時趕走了街友,他們也不會消失,只是轉戰另一個你看得見或看不見的城市角落。

在街友不可能消失的情況下,有沒有什麼做法可降低社區與他們的對立?居民之所以排斥街友,很大一個原因是他們四處浪跡、洗澡不易,蓬頭垢面,又常散發異味。當地里長便說,不是非要趕走街友不可,若街友可注意環境整潔與自身行為,居民與街友還是可和平相處。

現在萬華設有幾處由民間成立的街友平安站,可提供街友沐浴;也有改裝貨車為流動洗澡車,但數量太少,也缺乏誘因。如果北市社會局可與民間合作,在街友聚集處多設置巡迴洗澡車,並仿照捐血車的概念,例如街友來洗澡就可獲贈口糧與牛奶,增加他們使用的動機。

至於街友身上無法常換洗的衣物,社會局能否也協調舊衣回收的衣物提供街友使用,讓他們有乾淨衣服更換,自然降低異味產生。

政策,一定要從人性出發。在講求人權的台灣,面對萬華街友問題,更應從人性的角度,降低社區與街友的衝突。因為街友絕不可能消失,一如國際所有的大都會城市,必須用更務實的方式面對你看得見與看不見卻真實存在的「人」。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