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方祖涵/作弊的受害者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6-17 04:13 聯合報 方祖涵(運動文學作家)


二○一三年六月,辛辛那提紅人隊在選秀後段,六百多順位撿到右投手連恩.頌森(Layne Somsen)。頌森剛從南達科他大學念完四年,儘管曾經拿到大學聯盟最佳投手獎,已經算是超齡的新秀。紅人隊的規畫是讓他快速在農場系統晉升,如果撐得下去就留著,不能用的話很快就丟掉。反正是六百多順位的選秀權,不用花太多簽約金,就像買張彩券而已。

或許是年紀的關係,憑著比隊友豐富的經驗,頌森在小聯盟各層級成績都很好。不過,因為起步比別人晚,小聯盟待三年多雖然不算長,轉眼也已經廿七歲,如果今年不能升上去,就只能眼看夢想離自己越來越遠。

四月底,頌森接到期待已久的通知,紅人隊終於把他升上大聯盟。頌森來自偏僻荒涼的南達科他州,這當然是轟動故鄉的新聞。他先打電話給妻子,再跟爸媽說了好消息,他們從南達科他飛到紐約跟頌森會合。不過,結果跟大都會隊的系列戰,頌森沒有機會登板,系列戰結束後,他即刻被下放到小聯盟。

「沒有辦法用言語描述,實現了從小就有的夢想,辛苦的付出終於有了代價。」對於能夠上大聯盟,頌森還是很高興。「你沒有辦法假設自己會上去,因為可能性實在太小,很多人在小聯盟有很好的成績,可是永遠沒有機會。」他說。

五月的第二個星期,紅人隊又把頌森放進大聯盟名單,不過他沒有再讓家人飛到球場。除了旅途辛苦,我想,金錢更是很大的因素。憑天數計算的球員底薪看起來不差,可是如果花在家人機票跟住宿上,一下子就會用完。

這回,頌森上場了。五月十四日對費城人中繼一局沒有失分,再過兩天對上印地安人再度登板。兩場比賽雖然都是在球隊落後的時候上場,原先的比數都非常接近,可以看出球隊對他壓力測試的安排。結果,第一次試煉成功,第二關卻遇上亂流,在落後兩分的情況,頌森先被印地安人捕手鞏恩擊出三分全壘打,再被外野手卅九歲老將博德擊出一支全壘打以後,教練團終於看不下去,把他換下場。

比賽後一個星期,紅人隊決定把這位沒什麼用處的投手丟掉,將他移出球隊四十人名單。

再過沒幾天,印地安人外野手博德因為先前藥檢被查出使用禁藥,加上已經是累犯,被罰禁賽一年。

去年球季後退休的名投哈倫無奈地在推特上寫:「可以把他打出的全壘打還我嗎?」博德對哈倫的生涯打擊率高達四成。老虎隊的強投韋蘭德去年受傷,表現差強人意,今年想要重振雄風,開季防禦率卻非常糟糕。他在第四場先發遇上印地安人,好不容易丟六局只失一分,在第七局被博德敲出全壘打,也因此輸球。而老新人頌森的大聯盟夢想,或許因為那支全壘打就結束,不過生涯總共賺進十二億台幣的博德,顯然不在乎。聯盟對他的禁賽處分,也不能讓歷史倒轉。

作弊不是無害的伎倆,總有人直接,或是間接受到傷害;而不能遏止作弊的社會,當然也是難辭其咎的幫兇。(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