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民黨的改革不是它的家務事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2-22 01:12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新舊政府的接交和組建正在積極進行,相形之下,即將結束連署的國民黨主席補選則顯得意興闌珊。洪秀柱未出席黨內年輕勢力「草協」舉辦的「主席給問嗎」活動,被指為傲慢;林榮德的退選,則被形容為「防柱」力量的集結。看起來,國民黨把路走得越來越窄的跌勢,仍在持續之中。

國民黨一年多來遭逢兩次慘敗,不僅丟掉中央和大部分縣市的執政權,未來的存續發展亦四顧茫茫。儘管黨內外呼籲改革的聲浪不斷,但在老舊制度及僵化心態的禁棝下,整個黨只能被形式和形勢推著走,甚至出現「隨人顧性命」的離心離德情狀,令人失望。

究其原因,癥結在:其一,國民黨敗選後,朱立倫隨即辭去黨主席,在未來一片混沌之際,馬上宣布主席補選期程;再加上代理主席的黃敏惠宣布參選再辭,整個黨不僅毫無領導,甚至變成了由黨工操縱的機器人。由於改革呼聲與主席補選並存,任何政治號召或串連行動馬上被聯想成與權力接班有關,更模糊了改革訴求。

其二,要求改革的討論大多出自黨內,但有能力發聲者多半是黨內的決策階級,形成「應該被改革的喊改革」,減損了正當性。而這些改革呼聲,許多是從本位主義看問題,「從國民黨內看國民黨」,黨內可能聽不到國民黨真正需要的改革主張,或者聽到了也充耳不聞。

在這種情形下,國民黨主席補選之爭,洪秀柱毫無意外地出馬,曾拒絕出戰立委的黃敏惠突然領表,可能具凝聚能量的吳敦義、郝龍斌反而臨陣棄選,使得主席之爭充滿權謀色彩,且有演成「主流/非主流」或「本土/非本土」的可能。至此,改革的聲音益發沉寂。

儘管政黨輪替已成常態,但國民黨的興衰起伏卻不該視為其一黨之家務事。就歷史意義而言,國民黨是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最強有力的支撐者;就政黨政治而言,國民黨仍是最有實力對民進黨監督抗衡的在野力量;就政策路線而言,國民黨各方面的人才具有專業務實的能力。更何況,國民黨是領有公費補助的政黨,即以本屆立委而言,國民黨可年領一億六千多萬元的補助金。拿人民納稅錢的政黨,若不能善自發展,如何對得起百姓?

儘管實力大不如前,國民黨未來四年仍是台灣「最大的反對黨」,國民黨有義務成為執政者的防腐劑,扮演好「忠誠反對黨」的角色。尤其,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和國家認同,與民進黨有不小的歧異,這也是選民檢驗雙方政策良窳的重大關鍵。假如國民黨喪失政治影響力,不但選民無從選擇,在兩岸和外交的國家安全領域將只剩一家之言,台灣可能失去迴旋空間。

從這個意義看,國民黨的改革,當然不只是國民黨的家務事。眼下的主席補選,若不想淪為政客的權力之爭,就必須亡羊補牢,將焦點拉回到黨內的改革上。國民黨黨務和智庫系統最重要的事,是擬定改革的重大議題;例如:兩岸政策和國家認同及本土化政策要如何調整並進?黨的組織結構應如何改變因應?黨的決策機制如何朝民主化、內造化改進?如何處理黨產以避免其成為國民黨之癌?以及如何培才育才世代交替等。

這些議題,都必須開放心胸聽取各界意見,才能找到最佳答案;除了主席選舉辯論不可避免,擴大參與的國民黨改造會議也勢在必行。不論洪秀柱、黃敏惠或其他人,都必須利用補選辯論的機會來凝聚共識,為下一階段的國民黨改革找出方向。

國民黨的主席補選,不應只視為個人競逐權力的場域,那些懷抱著個人理想和意志而來的人,必須把眼光放在政黨更大的未來,而不是只會在那裡區分派別。補選的主席,任期只有一年多,但改革成敗影響卻非常深遠。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