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什麼是本土/原生的薔薇 嫁接的玫瑰
2015-07-21 02:06:44 聯合報 沈富雄/前立法委員(台北市)

前立法委員沈富雄。報系資料照
分享上周四,我去TVBS錄「少康戰情室」。節目一開始,我藉機問鄰座陳景峻:「今天藍營來的三位來賓:吳育昇、林奕華、戴錫欽,他們的六位父母中有五位是本省人,景峻,請你仔細看,他們三位算不算本土?」
陳景峻端詳了一會,思索了一下,然後說:「我看不像!」

頓時,現場爆出一陣大笑,中間夾雜著尷尬、無奈及我的難以置信!

我趁人之危,繼續追擊,接著問:「那,你看老趙如何?」景峻一時為之語塞,笑聲更失控了,老趙急忙為自己解危,「老沈吃我豆腐!」然後來一番大道理,不外乎解釋國、民兩黨體質的不同。

這一番場景讓我不舒服,更激發了我打破沙鍋的欲望,幾天內,我問了五位早上一起上健身房的朋友:「什麼是本土?」經過一番七嘴八舌後,他們給我一個答案:「本土就是有沒有台灣心!」

我對這個結論是相當不以為然,因為它是主觀的,而且是相對可以量化而不是絕對有無的問題,這種說法對藍營的支持者,尤其是外省第二代有欠公允。

繼續困惑了幾天,我終於想出了一個說法:國民黨是玫瑰,民進黨是薔薇!玫瑰每年都有新品種,國色天香,爭奇鬥豔,甚至都賦予一個極為浪漫的名字,但是,這些玫瑰都是嫁接的,取砧木(Stock)的抗病性及生命力接枝各具特色的新品種。輾轉來台的國民黨好比砧木,她嫁接了本省菁英(崔台青)及水利會、農會、黑、白、紅…等良莠不齊的地方派系,六十年後,這些嫁接的品種完全被打敗了,而原生種也奄奄一息,失去了它的生命力!

民進黨當然就是原生的薔薇,薔薇從來不嫁接,它土生野長,中南部放眼盡是一片薔薇,幾乎看不到接枝的玫瑰,外省第二代如加入民進黨,立馬成為薔薇,完全沒有嫁接所衍生的「非本土」的適應問題。

玫瑰原是花王,卿本佳人,何以衰敗一至於此,我想原因有二:

一是砧木沒認命也沒盡責,更沒有慎選嫁接的素材(接穗)。

二是嫁接的品種,質不如人,吸盡了砧木的精華,然後一起墮落。

我是否因這個想法而稍微心安?沒有!下面緊接而來的必然是舖天蓋地來自藍營的撻伐。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