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去梯言/爆炸案的橫逆思考
2015-07-01 01:58:38 聯合報 公孫策
水上樂園發生爆炸案,情景慘然,深感同情之餘,另有幾個觀點,有別於直接反應,屬於橫逆(橫向與逆向)思考,提出來討論。

首先,釀禍的粉塵其成分為玉米粉。

噴粉,是新近流行的活動助興玩意,可是我一直不曉得,用的是玉米粉,否則早就提出反對了。因為,玉米是食物,當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人在挨餓,拿玉米粉來為狂歡助興,毋寧是該受到譴責的,尤其台灣才剛度過乾旱危機。

《西遊記》的寓言:三藏師徒行至鳳仙郡,那裡已經連續三年亢旱,「井中無水,泉底無津,斗粟百金」。而這場旱災卻是因為「郡侯將齋天素供推倒餵狗」,引致玉帝降災懲罰。這則寓言的警示意味清楚:人不可以糟蹋糧食,而天降旱災,正是最嚴厲的提醒。相較於餵狗至少還是當它食物,拿來噴灑狂歡,豈不更加罪過?

以上說的是果報思想,不太科學是嗎?那我們談科學。

活動負責人第一時間面對媒體,居然說:「玉米粉不會燃燒。」以為那樣可以脫罪。看到那個報導時,我差點跳了起來。粉塵易致爆炸是科學常識,任何工廠、倉儲、港口都一定有提防粉塵爆炸的警告。可是一個主辦大型活動的負責人居然「不知道」?沒聽到媒體對之提出糾正,顯然也不知道。後來在CNN才聽到記者說:「粉末的袋子上有警告字句。」也就是說,咱們負責審核活動的官員不具常識,媒體記者也不具常識。

這對官員和媒體是一種苛責,是嗎?我們再談「苛責」。

一位參與了爆炸當晚急救的醫師,在臉書上指摘某醫院「近在咫尺卻未收容傷患」。該醫院辯稱「有準備,但未有傷患送來」,旋即又有人認為那是「非不能也,是不為也」。

我想起好多年前的撫遠街爆炸案,當時我踏入新聞業未久。那一次,距離撫遠街最近的一家教學醫院,在第一時間居然「拒收傷患」!院方後來辯稱是「沒有燙傷病房」,可是救護車隨車人員說:「醫院問『住院保證金誰付?』」!這一次,令人欣慰的,那家醫院有積極參與傷患急救。

相較於「拒收傷患」,這次被指責的那家醫院並非「拒收」,只是「沒有積極主動」而已。

容我直言,一場慘烈災變發生,醫院其實不宜「主動積極」,而應該做好準備,等待救災統一調度的指令。醫院若「積極熱心」去現場搶載傷患,豈不成了「葬儀社在空難現場搶客戶」的荒唐場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